悉尼fc上海上港录像
閱讀原本是什么
當前位置:推薦閱讀  作者:郭宗明  來源:中國教育報  時間:2010-05-23  點擊:

 

    絕不應該把王富仁先生發表于200121《中國教育報》上的《好讀書,不求甚解》一文,看作是一篇無足輕重的泛泛之論。這篇文章,對我國的語文教學,尤其是對所謂的閱讀教學進行了有力的針砭,對現行的主流式教學方式,提出了極有價值的反叛式見解。譬如好的書,是過就的。’(理解)是同時完成的。在這個意義上,就是就是是在讀的過程或讀后自然發生的現象。不存在一個甚解的問題。好讀書,不求甚解才是一種正常的讀書方式,接受方式。譬如作者不需要還要有一個第三者對他的讀者解釋自己的作品等觀點,具有振聾發聵的作用,將開啟對語文教學的進一步探究和整改。

從葉圣陶先生提出閱讀也是一種能力以來,提高閱讀能力可以說是得到了變本加厲的惡性發揮,以致于把中小學閱讀教學搞得付出愈來愈多,收獲愈來愈少,愈來愈違反認知規律,教師教得費力而不討好,學生學得非常厭煩,師生負擔超重,成效卻每況愈下。用一種過去的習慣說法,叫做少、慢、差、費。前不久作家王蒙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語文是什么?誠然,我們的語文教學搞了這么多年,現在應該也必須回頭想一想語文是什么這個根本問題了。我認為現在的閱讀教學搞的這一套,基本內容已經不再是語文,而是語文學

幾十年前林語堂先生就對中國的語文教學進行過猛烈抨擊,說過許多好像是過激的言辭。譬如他說:所謂學習就是喜愛。學生應該對讀書發生狂喜。但是從小學到大學研究院,教師有一種天才,就是把讀書的樂處擠出,使之變得干燥乏味。”(《論學問與知趣》)近二十年來的所謂閱讀教學,越弄越邪乎,成了閱讀就是訓練,訓練就是做題。把讀書的樂趣,讀書的美感,把啟迪心智,提高感悟世界、認識世界、表述世界的能力等讀書的本意全都掃蕩殆盡了。因此,要使閱讀撥亂反正,使閱讀教學變得生機盎然卓有成效,必須首先改革關于閱讀教學的思維和理念,徹底從泥淖中走出來,回歸真正的閱讀世界。路徑有三:

打破強加于閱讀的種種束縛,給閱讀以充分的自由

林語堂先生曾說過: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讀書呢?這個問題很簡單,一句話說,興味到時,拿起書本來就讀,這才叫做真正的讀書,這才是不失讀書之本意。”(《讀書的藝術》)而現在我們給閱讀強加的內容實在是太多了。一篇文章,從內容到形式,從形而上到形而下,我們給它進行了徹頭徹尾、徹里徹外的條塊分割。從時代背景到段落大意到主題思想到寫作方法,從字、詞、句、篇、到語()、修()、邏()……我們把教材折騰得天翻地覆。我們的教材編寫者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愛打破砂鍋紋()到底。課文后面的思考和練習總是試圖把一篇文章肢解到筋骨甚至血脈:“XX段落表達了什么?是怎么表達的?使用了什么寫作方法?作者的思路是什么?XX詞語在文中起到了什么表達作用?……”這種語文學的東西整日價在課堂上跋扈著,我們的教師和學生就是天天被這些東西捆住了手腳,而語文教學的目的是讓學生學好語文而不是讓他們去學語文學魯迅先生有一篇文章叫《隨便翻翻》,提倡當作消閑的讀書——隨便翻翻。說一些人和我閑談之后,常說我書是看得很多的。我也的確好像書看得很多,殊不知就為了常常隨手翻翻的緣故,卻并沒有本本細看。試問,假如像現在的語文課上這樣的讀書法,一篇課文翻來覆去地折騰好幾節課,能夠看得了幾本書呢?

在閱讀教學的思維方式上,還有一個最根本的失誤,就是忽視了感性思維和整體思維,也就是王富仁先生中提出的感受式閱讀。從認識論的角度來說,人們對事物的認識方法有兩種,一種是宏觀上總體上的認識和把握,一種是微觀上具體的分解式的觀察和認知。現行的閱讀教學,在微觀的道路上走得太遠太邪了,同時又十分忽略對文本的整體性思維。正如一個人,一株樹,一朵花,一泓清溪,一片云彩是不可隨意割裂的一樣,一篇文章怎么可以隨便地碎尸萬段”(于漪老師語),變成一道道習題呢?

傳統文論講重,作文章都講究一氣呵成。一篇文章從開頭到收束,有一股氣脈,這個東西是可以感受,卻是不容易解析的。正如鄧拓所說,讀書的要訣全在于會意。真正的閱讀教學必須注重感性思維、整體思維和會意式讀法,必須拋棄至少應該盡力淡化現行的這種以語文學為核心內容的解析式的所謂閱讀。林語堂先生曾斥責當年的惡性讀書、惡性考試、惡性教學、惡性出題為焚琴煮鶴,貶斥不正確的讀書方法就等于是烹金魚煮白鶴,而現行的這種語文學式的閱讀方法,比起先生貶斥的烹金魚煮白鶴式的閱讀來,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著名學者郭啟宏先生在一篇談讀書的文章中提出了4種讀書法,似可矯治當前閱讀教學中的大弊病,特摘錄如下:一曰信馬由韁法。抓到什么讀什么,有興趣就讀,沒興趣就歇。因為漫無目標,所以可行可止。思想無負擔,放松近乎愜意。二曰蜻蜓點水法。只在書上款款飛,一點,二點,三點,如打水漂。淺嘗輒止,是因為無意飽餐。據說郭沫若、老舍和楊絳都用過類似的讀法,稱作跳躍式瀏覽。三曰囫圇吞棗法。四曰改弦易轍法。一冊書讀來無味,絕不強讀,馬上換書。再無味,再換,至三番乃止。

充分尊重閱讀者的個性,對文本不可求強解、求統解、求全解。

現行的閱讀教學思維方式總是試圖吃透甚至嚼爛文本,總想不留任何疑難,總想達到一個統一的目標,總想把書中的問題統統解決,還實際是很天真很幼稚很荒唐的做法。由于年齡和認識水平的原因,中小學生同教材之間本來就存在著一定的距離,魯迅曾經說過,我的書,不到三十歲的人是看不懂的。要想讓中小學生把書中的問題全弄明白,不過是癡人說夢。從認識論的基本原理上說,認識也不是一次能夠完成的。宋代學者陸象山說過,讀書且平平讀,未曉處且放過,不必太滯。也就是林語堂先生所說的那樣,只是一路地讀過去。不必在某些問題上過于拘泥。再說,書也不是讀上一遍兩遍就能解決問題的。一首李白的詩,小學生讀和大學生讀,怎么可能有同樣的理解?況且閱讀是一個很主觀很富有個性色彩的活動。就是同一個層次的學生,由于種種原因,也不會對同樣的文本產生同樣的感受。一本書的好壞,也只有切身去讀的人才知道。書海淼渺無際,好書汗牛充棟,甭說一個人只活一輩子,就是能活上十輩子,只選擇自己最喜歡的書去讀,也不能窮盡世間的好書。而我們的閱讀教學,則把讀書嚴格地控制在一個狹窄的藩籬之內,還要硬性規定在特定的時間之內必須完成種種閱讀要求,完成那些專家學者挖空心思搞出來的匪夷所思的思考題和練習題。孩子們的閱讀興趣焉能不徹底被抹殺?

閱讀必須回歸到上,練好功和

胡適曾把讀書和看書加以區別,意思是說光看還不能算是讀書。中小學生真正意義上的讀書,乃是反反復復地,乃至于吳伯簫先生曾多次指出,現在的教學把課文都講了。應該把主要精力放在讓學生閱讀原文上。實質上,幾十年來語文教學最大的失誤,就是舍了本,逐了末。所謂,就是讓學生正經八本地念文章,誦文章;所謂,就是在讀書這件原本非常簡單的事情上,憑空附加了一整套繁瑣到無以復加的所謂閱讀理論。課堂上教師的主要任務是講析,一些標新立異的所謂引導啟發等等,也不過就是變著法地講析。我們聽了無數優秀教師的觀摩課,那一黑板一黑板的板書,看起來邏輯嚴密、條理分明、重點突出,還標榜培養了什么能力之類。其實,教師越是玩得花樣翻新,學生真正的讀書時間就往往越是被侵吞殆盡。這一套把戲實在是不應該再耍下去了。

在閱讀教學這個問題上,可謂愚蠢者最聰明,聰明者最愚蠢。自古及今,所有成大學問者,都不廢乃至終生不輟地以最原始的方法來讀書。蘇東坡可謂才高八斗,但讀書卻非常老實,他就是一遍一遍地念。據說他夜讀《阿房宮賦》,反反復復地朗讀,以至于聽得守夜的更夫都記住了文章的句子。明代大學者張溥,讀書的方法是對每一篇文章先要抄一遍,抄完了朗讀一遍,朗讀完了再抄一遍……至七個輪回才算完。為了勉勵自己下這樣的功夫,他把自己的書齋叫做七錄齋

程千帆教授在《閑堂文藪》一書中,記述國學大師劉永濟勤奮治學的情景時有這樣一段話,“1941年秋,先生在樂山嘉樂門外的學地頭結鄰,居住在一個小山丘上……相距不過一百公尺,有一條石級相通。小路兩旁,栽滿竹子。晨光熹微,竹露滴在石級上,淙淙作響,而先生的讀書聲則從霧氣露聲中斷續飄來,每天如是。這聲音像警鐘一樣激發著我和祖芬(編者按:程千帆教授夫人,大學教授)少年好學的心,使我們一點也不敢懈怠。”1941年,劉永濟先生已是名震海內的大學者了,且年齡也已經五十多歲,他的用功方式何等簡單,就是每天堅持晨讀,并且一定要出聲地讀,朗讀。這是非常具有啟示意義的。

好書自應瑯瑯讀。我們的古人在閱讀教學方面是有很嚴格的要求的。凡讀書,須字字讀得響亮……只要多誦數遍,自然上口,久遠不忘。書讀百遍,其義自現,謂讀得熟,則不待解說,自曉其義也。”(《訓古齋規》)正如王富仁先生所言,讀的本身就是記憶,就是感悟,就是理解,就是消化。閱讀教學弄到現在這個地步,必須像韓愈倡導古文運動一樣,旗幟鮮明、大刀闊斧地繼承古代優秀的教學傳統,打碎現行的這些違反語文學習規律的一系列所謂科學的閱讀,把閱讀的主動權交給學生。如果沒有使閱讀教學返璞歸真的決心,沒有強有力的刪繁就簡和矯枉過正的舉措,我們的閱讀教學乃至整個語文教學,還將長期地陷在總體性失誤的泥淖里。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2001年3月22《中國教育報· 讀書周刊》

悉尼fc上海上港录像 三肖6码准 《侏罗纪世界》游戏下载 三公玩法技巧 潍坊富华大酒店小姐 男a片 任志强 最赚钱的是政府 三公扑克游戏免费下载 绑定手机送18元的棋牌 新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网投 沈阳站街女图 内蒙古快三在线投注 空闲网络流量赚钱 性感人体写真图片 浙江快乐12技巧